当前位置:尤文 > 集团业务 > 纽约时报,从历史到今天中国人怎样看美国

纽约时报,从历史到今天中国人怎样看美国

文章作者:集团业务 上传时间:2019-09-09

原标题:白宫前资深雇员揭秘:《纽约时报》只是“软政变”的工具而已!

原标题:一部评书听众达到6亿,单田芳老先生去世,从此再无下次分解

原标题:金灿荣:从历史到今天中国人怎样看美国

图片 1

单田芳(1934年12月17日—2018年9月11日),1934年年12月17日出生于营口市的一个曲艺世家,是中国评书表演艺术家、作家。

初识美国,“偶然”中美国种下了好感

这篇匿名文章预示着一场危机,不是宪法危机,而是一场串谋的“软政变”危机,目的即是让特朗普下台。《纽约时报》和Bob Woodward只不过被利用的工具而已。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图片 2

从1784年美国商船“中国皇后”号到广州算起,中美接触至今已有221年;从1844年中美签订《望厦条约》有正式官方接触算起,也有161年了。可以说,已经有足够长的时间使我们相互认识。截至目前,我们对美国比对其他国家更关注,更有好感,对美国的意见分歧也最多、最复杂,这是百余年持续不断的一个特点。

责任编辑:

1954年走上评书舞台。1979年5月1日,单田芳重返书坛。1995年,单田芳成立了北京单田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2007年1月26日,单田芳宣布收山,《老店风云》是他的收山之作。2011年,出版了自传《言归正传:单田芳说单田芳》。2012年,在第七届中国曲艺牡丹奖颁奖典礼上获得终身成就奖。代表作品有《三侠五义》、《白眉大侠》、《三侠剑》、《童林传》、《隋唐演义》、《乱世枭雄》 、《水浒外传》 等评书。其特点生动、准确、鲜明是单田芳的评书的最大特点。他的嗓音特殊,剑走偏锋,常常收到奇效,机智幽默,诙谐,多抖包袱。既有平,也有爆,能够起到异峰突起的作用。

图片 3

图片 4

中国皇后号

因报恩而结识的婚姻

1950年初春,单田芳的父亲单永魁因为帮助了“反革命”罪犯佟荣工(化名王子明),被判了六年刑,拘押在北京,而他根本不知道王子明究竟是做什么的。

一年零三个月后,单家收到了单永魁的信。母亲一狠心和父亲离了婚,丢下他和几个妹妹一去不复返。不久,母亲改嫁他人。

父亲入狱,母亲改嫁,就在他困惑地站在人生十字路口时,一个年轻女子出现了。这个年长单田芳8岁的姑娘叫王全桂,也就是他后来的结发妻子。谈起自己的婚姻,单田芳毫不隐讳,他曾在公众场合坦率地表示:“我跟全桂不算情投意合,结婚也是凑合。我接受她,一句话,就是为了报恩。”

图片 5

1953年冬天,单田芳跟着师父李庆海回到营口,开始学习说书。1954年10月1日,单田芳和王全桂在营口正式结婚。那年,新郎刚刚十九岁。婚后,单田芳仍旧在营口的家中赋闲。生活靠妻子演出的收入维持,于是单田芳决定正式下海。1955年底,单田芳跟随王全桂的演出团体迁辽宁鞍山。

几十年来,妻子却总是在他最需要她的时候出现,与他患难与共。尤其是在他下放的那些年,妻子每天都骑着自行车穿梭在城市与农村之间,给他最大的帮助和安慰。1992年,正当单田芳的事业如日中天时,妻子却因病离开了人世,这成了单田芳此生最大的遗憾。

图片 6

与其他一些西方国家一样,最早到中国的美国人也是传教士和商人。但是,鸦片贸易、侵略战争和不平等条约,使中国人对英法等国(还有后来的俄日)印象极坏。而美国在很长一段时期内执行的是“小舢板”政策,即跟在英国军舰后面,搭英国以武力迫使中国割地赔款、开放口岸的顺风车,既占到了中国的便宜,但又不成为中国应对的矛盾焦点。由于中国最早接触的美国人基本上是传教士和商人这类人,一开始就接触到美国平民化的一面,这在客观上有助于美国留给中国人一个较好的印象。

听众达到6亿

1979年5月1日,单田芳在鞍山人民广播电台播出了第一部评书《隋唐演义》(《瓦岗英雄》),此后与其合作十余载,先后录制播出了三十九部评书,风行全国大江南北几十家广播电台。其中《天京血泪》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出,听众多达六亿。

2018年9月11日下午3点30分,著名评书艺术家单田芳因病在中日友好医院去世,享年84岁。

单田芳老先生的评书代表着一个时代永恒记忆,在没有网络和电视机的年代里父母或爷爷辈最好的娱乐方式就是听评书。听里面的世态炎凉,听里面的千军万马,听里面的帝王将相才子佳人,而评书界听的最多的便是单田芳的评书。每次剧目的结尾都会听到:若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而单老的离去也就再也没有下回分解了。

图片 7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图片 8

美国传教士 狄考文

最早关注美国的是中国的精英阶层。中国的精英阶层对美国感兴趣,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当时的大多数国家(包括欧洲国家)还都是王朝,而美国的国家结构比较独特,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是世界上惟一的共和国。中国的精英对美国的知识兴趣就要比对其他国家浓厚。当时中国接触美国的渠道是民间,既不是官方也不是军队,美国那种既务实又冒险、积极向上的精神都给中国人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图片 9

浦安臣

图片 10

蒲安臣外交使团

所以,我越来越感到历史的偶然性在中美接触过程中的作用。如果中美之间最初的交往不是这样,那后面的发展轨迹就可能会不同了。在整个晚清,美国在西方国家中最受中国的信赖,所以才有美国人浦安臣代表中国政府出访,才有1868年美国人蒲安臣代表中国政府与美国政府签订《蒲安臣条约》这样的故事,这在国际关系史上很罕见。这说明首先是浦安臣个人赢得了晚清精英阶层的信任,而他的背后就是他的国家美国。

我认为,1840年到1895年是中国国际关系发展的第一个阶段,这一阶段又以19世纪70年代初日本的介入为标志,分为英法主导和日俄发挥积极作用两个时期。在这一阶段,美国实际上不起多大作用,但正因为它是“社会”先行,而不是官方和军队主导,所以获得了中国很大的信任。

民国时期,美国的影响持续上升

本文由尤文发布于集团业务,转载请注明出处:纽约时报,从历史到今天中国人怎样看美国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