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尤文 > 企业品牌 > 黎族人的文化传承,我有一个近两千年的故事要

黎族人的文化传承,我有一个近两千年的故事要

文章作者:企业品牌 上传时间:2019-09-25

原标题:当我们当我们在谈论“历史正确”的时候,我们到底在谈论什么?

原标题:关于梅城,我有一个近两千年的故事要告诉你

原标题:美民·风俗 | 文身里隐藏的密码——黎族人的文化传承

观点|影视剧历史观

又到了和小布一起读书的时间~

9月“开学季”到来,看到学生们朝气蓬勃的面孔,不免让人产生一种新学期新气象的期待。在许多学校,文身是不允许的,但你知道吗?在海南岛上的黎族,不文身则不能被祖宗承认,文身是黎族人传承已久的文化传统。看来,对于文身不能一概而论。黎族人为何会有文身的传统呢?和小美一起来看看吧。

六年前的2012年,那一年,雍正很忙。

我知道你们已经等了很久了!

黎女豪家笄有岁,如期置酒亲属至。

图片 1

图片 2

自持针笔向肌理,刺涅分明极微细。

宫廷剧脱胎于古装剧,在历史的背景下,多数迎合女性观众的审美趣味,讲帝妃之间的爱恨故事,讲一群女人明争暗斗,风云诡谲的权谋故事。

今天我们要品读的是关于梅城的作品

点侧虫蛾折花卉,淡粟青纹绕余地。

现代人把这种宫斗投射到现实生活中去,总结出无数职场生存法则。

按照惯例先认识一下作家~

——汤显祖《黎女歌》

图片 3

陆春祥

《牡丹亭》的作者,明代戏剧家汤显祖曾经游历海南岛,这首诗就是他对黎族女子文身的精彩描写。

本来一群历史学渣,在无数的宫廷剧中,对皇帝几个妃子、几个孩子倒是了解的头头是道。

图片 4

文身的历史记录

这其实也是一件好事,影视剧能够普及历史,让每一个历史人物鲜活起来,不在是书本上刻板的纸片人形象。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渗透在岁月中的色彩

图片 5

■ 一级作家,浙江省散文学会会长,杭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曾获第五届鲁迅文学奖等多个奖项。

黎族源于中国古代的骆越人,中国早期典籍所记载的骆越习俗涵盖了黎族习俗;而骆越后裔中至今还残留文身这一历史印痕的,也只有黎族了。

与正统历史剧不同,走情感路线的宫廷戏,把目光放在后宫而非前朝正史,给了创作者很大的空间,但这就意味着作者可以随意发挥了吗?

■已出散文随笔集《病了的字母》《字字锦》《笔记中的笔记》《连山》《春意思》《而已》等十九种。

自汉代开始,黎族文身就已经出现在文献记载之中。《史记·赵世家》:“夫剪发文身,错臂左衽,瓯越之民也。”宋代以来,随着中央王朝对海南岛开发的深入,黎族文身在典籍中也呈现出越来越清晰的面貌,相关记载不绝于书。

如果不是,那么发挥的尺度到哪里,才不至于让人反感呢?

■曾获第五届鲁迅文学奖等多个奖项。

到了清代,除了文字记载之外,黎族文身更以图像的形式被记录在册。乾隆年间成书的《皇清职贡图》中绘有一幅黎族妇女图像,嘴部的文身清晰可见;《琼州海黎图》中亦绘有妇女手臂和腿部的文身图案。

而今年,又是一年清宫戏大热年。

接下来小布带大家品读一下

图片 6

今年,乾隆很忙。

陆春祥的《梅花之城》

▲清代晚期的《琼州海黎图》是一部珍贵的黎族风俗画。这是其中的一幅,名为“迎娶图”,描写夫家迎娶新娘的情形。最前面为新郎背着新娘,后面有两个妇女,面部和足部皆有明显的纹样

于正出品的《延禧攻略》和《甄嬛传》后作《如懿传》撞档,先后上映,讲述了同一时期历史故事的两部剧,在其他问题上也先后被爆出抄袭、演员演技堪忧和不合历史的负面新闻。

《梅花之城》

文身的功能

图片 7

梅花之城在杭州建德。“天下梅花两朵半,北京一朵,南京一朵,严州半朵”。睦州,严州,梅城,州名,州治,一千八百多年的浑厚铸就了梅城的光辉。

身份认同的标志

现在,《延禧攻略》已经完结,《如懿传》却还在热映。

图片 8

关于黎族文身的功能,古代文献及文人诗中记述的说法很多。唐、宋以前的记载,都一致认为越人剪发文身,是为了“以象鳞虫”,“以象龙子”,“以避蛟龙之害”。这出自于他们的宗教信仰,在身体上刻纹路之后,就可以令神灵附体,得到祖宗或神灵的保佑。这种朦胧的宗教意念,使他们在文身过程中能消除顾虑,以超人的毅力忍受皮肤流血等种种痛苦,而获得文身后保一生平安的喜悦。而这种独特的宗教形态,又更集中体现在母系社会的女性崇拜之中,所以黎族的文身是披示在女性的身体上,男性文身是极个别的,纹样也很简单。

在《延禧》完结后的9月4日,《延禧》的制品人于正在微博上指出,《如懿传》中的“慧贵妃”称号不合历史,“慧”应该是死后追封,而不应用在还活着的嫔妃高佳氏身上。并称自己“不敢说自己做了多少功课,但常识还是不敢偷懒的!”

梅城的由来

但到了明清时期,比较普遍并被认同的说法,是明代顾岕在《海槎余录》中说的,不文身“则上世祖宗不认其为子孙也”。文身是祖先传下的遗规,如果妇女在世时不文身,死后祖先灵魂不认她,就会变成无家可归的野鬼。也就是说,文身习俗产生于原始宗教,含有氏族标志的意义。因此,黎族各个不同的方言区,祖传的文身图案也有所区别。

图片 9

严光将臭脚搁在刘秀肚皮上酣睡,造成了巨大的天文事件,《后汉书·严光传》称有“客星犯御座甚急”。也只有刘秀能理解这个老同学,“朕与故人严子陵共卧耳”,罢了罢了,随他去吧。这严光一下就回到了浙江老家,找了座奇异俊秀的富春山住了下来,山畔有江,曰富春江,上游新安江,下游钱塘江。

图片 10

(于正9月4日的微博截图)

图片 11

▲同一方言、宗族、村落的文身图案是一致的,女儿文身图案要与母亲相同(模拟) 供图/ 海南省民族学会

此事一出,立刻引起轩然大波。无论是于正,还是《延禧攻略》,在历史正确性上到底有多少发言权,都是个未知之数。

地以人名。隐居在富春山下的严光,成了中国著名的隐士。为纪念他,严州诞生。严光的岳父梅福,又是个乐于助人的汉子,富春山附近的这座小城,就被人亲切地称作梅城。

文身的礼仪和过程

说白了,我们在说起影视剧的“历史正确性”时,到底在说些什么。

图片 12

迈向成年的疼痛与美丽

写历史剧与写历史

这是我在梅城听到的第一个传说。我以为,以梅福称梅城,估计是附会,但无论如何,严光和梅福应该是中国比较著名的一对翁婿了。

对于黎族来说,文身是一项神圣的人生仪式,可以说,在过去,文身是每一个黎族妇女的成年礼。因此,文身的礼俗、仪式与禁忌也十分隆重和复杂。黎族妇女文身一般在6岁—20岁之间完成,多数是从10岁—15岁开始的,20岁以后文身的比例很小。但无论从哪个年龄开始,几乎都是在结婚之前文完。

有人说,宫廷剧无论怎样,毕竟是“剧”,吹上了天,它不过是娱乐的玩意。看着高兴就可以了,何必非要在乎历史正确与否呢?想看历史正确,自己回家看历史书去不行吗?

图片 13

文身多选择农闲的旱季和节日期间。此时气候干燥凉爽,伤口不易发炎、溃烂、化脓,容易愈合,人们也不会因此而误工。一般是在女子居住的“隆闺”内或在家中进行。文刺时,除女亲眷或女友外,他人不得在场观看。个别地区也有在门前文刺,不避外人或男性观看。

但笔者觉得不然。无论历史剧也好,宫廷剧也好,甚至宫斗剧也好,观众如果只为看个热闹,大可以去看现代都市剧。

建德建县于三国东吴时期的黄武四年(公元225年),县城就在梅城。隋文帝仁寿三年(公元603年),设睦州,下辖建德、寿昌、淳安、遂安、桐庐、分水六县,我老家起先就是分水,后属桐庐。

文身的工作都由上了年纪的有经验的妇女担任,多是被文者的亲属。文身时,首先要选定吉日,由主文师举行仪式,杀鸡摆酒设祭品,向祖先鬼报告受文者的名字,求保佑平安。施文成功后,要煮龙眼树叶水洗身,受文者的父母要杀鸡或猪,摆席请酒,庆贺祖先赐予受文者美丽的容貌。如施文失败,则归咎于鬼魂捣乱,受文者家要敲锣打鼓,杀牲祭祖先鬼,祈求祖先赐予文身者美丽的容貌。

图片 14

图片 15

图片 16

(《大明宫词》,陈红饰演成年后的太平公主)

睦州府最初建在崇山峻岭中的雉山,那里山有多高?河有多急?史载有三位桐庐知县在去往雉州汇报工作的途中遭水而溺。唉,县令如此密集非正常死亡,可见雉州的山高地僻。唐武则天神功元年(公元697年),睦州府从雉山迁往梅城。

▲黎族少女进行文身(模拟) 供图/海南省民族学会

如果只把“娱乐”当成“娱乐”而草草敷衍,而不认真对待深究细节,那么人人看样板戏就可以了。

图片 17

文身的工具主要有藤刺、拍针棒和染料。藤刺多用当地生长的白藤刺或其他荆棘等。拍针棒是用来拍打藤刺的工具,或竹或木,也有用筷子的。染料用来绘染花纹图案的,多用树木的炭灰和植物油、水,或植物叶、茎、果的汁液。

无论是走女性情感路线的宫廷剧,或者是走正统的历史正剧,尽管是“戏说”,至少在各自要讲述的“宫廷”和“权谋”部分,有义务在自己所能的范围内,使自己的文字作品、影视作品逼近历史。

唐开元三年(公元715年)正月的一天,李隆基上朝,当堂处理一些违纪违法的官员,有一个重要环节,就是打板子,御史大夫宋璟监督执行。宋御史不忍心下重手,让人轻责犯事官员,这一下,麻烦缠身,皇帝不高兴了,要降宋璟的职,宰相姚崇、卢怀慎都极力说理说情,没用,宋璟仍然被贬为睦州刺史。

文刺时,施术者一手持藤刺,一手握拍针棒,沿图案纹路打刺。藤刺刺破皮肤,擦去血水,在创口处立即涂上染料。待创口愈合脱痂后,即显现出永不脱落的青色花纹。有的为了纹饰清晰,要重复打刺二至三遍才能完成。

就好像说起一代武侠宗师金庸,最让人称道的就是他把虚构的武侠世界放入真实的历史,与人们已知的历史大多能对上号,给人们更多遐想的空间。

图片 18

文身所刺部位有一定次序:脸、背、胸前、腿、手。所刺花纹以圆形和曲线形为主,富有特色。从脸到脚的施文过程,都是分别进行的,并用几年时间分段进行,这样做可以缓解或减少痛苦。

图片 19

南宋著名的笔记作家洪迈在《容斋随笔》记载了这件事,也就是说,来睦州的官员,好多都是被贬的,这里,离京城太远了,虽不是蛮荒之地,但也算偏远。宋璟是个好官,唐朝四大名相之一,十七岁就中进士,才华横溢,其《梅花赋》是文学史上的名篇,他的墓碑也由唐代著名的书法大家颜真卿撰写。

图片 20

(1983年张智尧版的郭靖)

图片 21

▲精美繁复的润方言黎族腿部文身纹样 图/邓磊

不错,现代人写历史故事,只能无限地靠近历史真实。

原《建德日报》总编辑、建德文史专家陈利群先生这样向我说了他的推断:梅城应该和宋璟有关。为纪念宋璟和《梅花赋》,宋璟的故里河北邢台南和县有梅花园、梅花亭,睦州和后来的严州,在府衙东北角建有“赋梅堂”,这一纪念宋璟的建筑,在南宋《严州图经》的子城图上,标注得非常醒目。陈利群推测,后人修建严州古城时,以梅花为雉碟,也是为了纪念宋璟和他的《梅花赋》,这既是一种文化现象的传承,也是对梅花高洁品格的颂扬。

文身的艺术和意义

正统历史剧有历史局限,一旦太过违背常识和底线,就会立刻遭到炮轰。但后宫剧对于“常识”和“底线”的概念则比较模糊,毕竟历史上对于后宫女子,多是一笔带过。历史上真正的人物到底是贤良淑德还是心狠手毒,我们谁也不能知道。

睦州下属的淳安,出了著名的农民起义领袖方腊,这方腊燃起的战火,差一点就将宋王朝葬送,宋徽宗一气之下,将睦州改为严州,严加看管!

留在身体上的文化遗产

图片 22

图片 23

黎族的文身,绝大多数都是由点、线、圆等组成的抽象几何纹样,很少有具体的象形图案,而且脸纹、颈纹、胸纹、腹纹往往连为一体,具有鲜明的整体感。在构图上,还讲究对称,讲究点、线等元素的均衡搭配,布局巧妙合理,给人以审美的享受。

(孝仪纯皇后魏氏画像)

朱元璋的老家离严州近,他自然知道这三省通衢的重要,他派亲爱的外甥李文忠坐镇严州,而且,还在严州设立浙江行省,大大提高了严州的规格。李文忠修建严州城,将城墙的城垛做成了梅花形,“天下梅花两朵半,一朵北京,一朵南京,严州半朵”,严州差不多和南北二京平起平坐了。

文身的图式、纹素所蕴含的意义,是十分复杂的,目前还不能完全破译其中的内涵。历来的学者均有猜测,但都没有令人信服的确切解读。在这久远而凝重的文化积淀中,我们依稀可以领略到,妇女们躯体上的纹路,包含着内心的祈求,对幸福的盼望、对灾难的回避,对青春美丽的展示等等。古老的民族,也借着这些图式,把一代又一代的期望和追求,用点线艺术留在皮肤上,以图式的美感激励族人勇敢地生活,以乐观的态度去迎接现实生活的挑战。

毕竟写历史剧,不完全等同于“写历史”。批判性的写历史人物,也不是完全不可取。但是必然要承担风险,特别是在现在观众的口味越来越多元,越来越“刁钻”的情况下。

图片 24

图片 25

想起那部被誉为“戏说历史”的开山之作《还珠格格》(豆瓣评分第一部8.3,第二部7.5),主角团几乎都是虚构,故事更是充满了各种离经叛道、疯疯癫癫,虽然被质疑历史正确,但依然红透了大江南北。

对梅花之城的三个来历,我这样理解,梅福之说有其隐逸的高洁之义,宋璟之说是人们对好官的敬仰,城垛之说是实在的寓意外形,前两者都属精神领域,第三则属物质范畴。

▲黎族文身阿婆在文身博物馆前合影 图/视觉中国

图片 26

图片 27

如今,黎族的年轻姑娘已经不再文身,还有3000多位老年妇女身上保留着文身的历史印痕,而她们,都已经是耄耋老者,年龄最小的也已近古稀。再过二、三十年,随着她们的离世,黎族的文身也将永远消失。这些用血肉绘出的斑斓图画,为黎族的历史和文化留下了厚重的篇章,也是亟待保护的文化遗产。

之后继承“戏说”套路的历史剧,在历史问题上无法认真对待,即使形成了话题,依然难以获得高评分。

此刻,2018年8月12日上午十点,我正伫立在梅城的古城墙“澄清门”上,“摩羯”台风刚刚带来的一场急雨,将梅城的古城墙洗刷了一遍,暑气顿消,墙砖凸处的“梅朵”甚至还带有些许水滴。

文/唐玲玲、周伟民

而被称为走正统历史的《大明王朝》、《大秦帝国》等,历史细节较此类宫斗剧要考究的多,权谋斗争真实,绝不是毫无理由的“乱斗”,且立意更加深刻。

图片 28

点击下图,更多黎族精彩内容:

本文由尤文发布于企业品牌,转载请注明出处:黎族人的文化传承,我有一个近两千年的故事要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