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尤文 > 企业品牌 > 淘粮食磨面,人间最幸福之事

淘粮食磨面,人间最幸福之事

文章作者:企业品牌 上传时间:2019-09-14

原标题:扬州慢:人间最幸福之事,莫过于剃头洗脚泡澡

原标题:西山万寿宫庙会:看花灯 赏大戏 尝美食(组图)

原标题:关中岁月——淘粮食磨面

图片 1

9月9日,农历七月三十。2018西山万寿宫庙会文化节在西山镇举行,数十万游客齐聚庙会,看花灯,赏大戏,尝美食,让游客享受传统庙会文化与灯会文化相结合的视觉盛宴。今年的西山万寿宫庙会文化节以“办平安庙会·创一流庙”为主题,活动增加了许多文化的挖掘与展示,现场的布置体现了更多创意和规范。

关中岁月——淘粮食磨面

被夜色和车流包围的扬州文昌阁。/ 视觉中国

图片 2

吕西群

在中国,有很多“遗老式”城市:它们历史悠久,一度是世界级的明星城市,但在今天逐渐回归平凡,被一个又一个后起之秀超越。

有的老城市忿忿,反复念叨着自己的老资格;有的老城市不甘,心心念念要复刻过去的辉煌;还有的老城市,逐渐找到了与时间和解的方式。

比如长江北岸的扬州,繁华已成往事,近几十年,当人们再提及江南的神韵气度,江南的经济繁荣,都已经很少想到这座江北的城市。“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今天的扬州和那个近乎传说的往昔,还保持有多大程度的重叠?

图片 3

关中平原,黄土肥厚,勤劳的陕西人就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用他们的双手,创造着幸福生活。

在整个江南,可能没有人比韦明铧更适合谈论扬州了。他生于斯,长于斯,求学于斯,研究当地历史人文于斯,以近七十本专著和四十年学术研究,为世人展示扬州这一辉煌但衰残的古城中,光彩夺目与引人叹惋的细节。

图片 4

图片 5

身为扬州人,韦明铧说自己对故乡的感情“单纯而复杂”。他对扬州既有回首恢弘历史的自豪,也有对城市现状与传统观念的反思与批判。

据了解,9月9日至10日是西山庙会迎来游客最高峰,来自全国各地的数十万游客都将汇集于此,祈福进香,看花灯,赏大戏,尝美食。西山万寿宫以及新落成的万寿宫广场构成了本届庙会文化节的核心区域,西山镇对万寿路两旁树木进行亮化,同时,以数千只灯笼装饰通道上空,营造出喜庆的节日氛围;万寿宫广场上以花灯进行装扮,飞升台两侧各置一条18米长的龙形花灯,广场上以招财进宝、花开富贵等四组吉祥花灯,环绕着“中国梦”主题灯饰;从9月7日(农历七月二十八)开始,西山镇邀请省赣剧团、省京剧团、省采茶剧团在万寿宫广场最南端连唱三天大戏,传承庙会的传统民俗。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关中农村人,吃饭,都是自己淘粮食磨面。

他眼中的当代扬州人,荣于历史又悲于历史,乐于安逸又耽于安逸,在“我想发展”和“这样就好”的态度之间晃荡,维持着体面,知足地生活,带着些无奈,被称为“扬虚子”。

图片 6

选择一个晴好的日子,在家门口,支一口大铁锅,把麦子倒进去,水要宽裕,盖过粮食。用笊竽来回搅动着,先把上面的漂浮脏水倒出来,再加水。继续搅动着,再用笊竽把淘出的湿麦子倒进旁边的筛子或簸萁,等快满了,端起倒在不远的、已经铺好的席子上,用手搅拌铺平,中间还要不断地进行搅动,以充分晒干。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繁华走了,秀雅还在。/ 江苏旅游网

图片 10

用这样的经过洗淘、晒干的小麦,去村子里的小磨面机上,自己磨面。因为是小磨面机,自动化程度不高,磨面中间,还需要人不停的,把出来的中间产品再倒进去,以充分磨细。

01

图片 11

磨完面,用两个袋子,一个是装面的白袋子,把白面装进去;一个是口袋,把麸皮(我们叫麸子)装进去。

扬州:没落的文青之城

图片 12

麸皮的用途,主要是喂养家里的猪鸡和羊,用作饲料添加,有时候,还可以换豆腐。

韦明铧认为,当代扬州人的某些生活方式确实值得反思,但不忍苛责,因为这座城市有着太曲折的发展经历:历史给了古代扬州莫大的政治恩赐,又在近代收回;历史给了古代扬州得天独厚的交通优势,又让这些优势随近代化发展消失殆尽。

图片 13

图片 14

近代扬州,遭受了盐务改制和交通遗弃的打击,既失政策倾斜的利好,又丢交通枢纽的地位,也跟不上上世纪80年代开始的发展步伐。在现代化发展过程中,扬州既没有先知先觉的显赫人物引领,如无锡荣氏家族、南通张謇,在被选择时又没有过去的好运气,铁路修在了扬州旁边的镇江,最终从高高在上的富庶之都,变成无人问津的江北小城。

据介绍,庙会实行文明进香,每位游客提倡敬奉三柱文明香,高香、蜡烛一律不许带进核心区内,且设立了免费换香点,这样既杜绝了火灾隐患,同时也更加环保,清洁。庙会分为两个区,万寿宫广场与万寿路、万寿宫连成一体,为游乐区,是专门供游客上香及游乐的场所,该区域内有花灯,有戏曲舞台;来自全国各地的美食、小吃全部集中至关帝南路,形成了人气鼎盛的美食一条街,为购物区。

遇到阴雨天,就在家里,把粮食倒进一个大些的木盒子,我们叫木汗。洒些水,用毛巾来回搅动、擦洗,就好像给小麦洗澡。再在房子晾起来,阴干。

图片 15

图片 16

记得有一回,在公路上晒麦,最后磨出来的面有沙子,那个难吃劲,不提了!但,还是把那些沙子面吃完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扬州街头的老照片。/ 《扬州旧影》

图片 17

责任编辑:

扬州曾经创造“扬气”一词,比现代的“洋气”更显潇洒恣意,有“作事轩昂,向曰‘扬气’,以江南盐商为多,其作事尽事奢华也”的说法。曹聚仁在《上海春秋·开埠》里说:“中国历史上最悠久最热闹的大城市,正是扬州,并非上海。上海是在长江黄浦江交汇处一个小港口,三百年前比不上浏河,百五十年前只敢以苏州相比,夸下口来说,小小上海比苏州。至于扬州,实在太光辉了,高不可攀,怎么能比拟得上?”

西山万寿宫的庙会来源于许真君“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典故,距今已有1700多年的历史,因此,每年的农历八月初一,全省乃至全国各地的游客都会聚集于此进香祈福。这是江西独有的文化和民俗。

时过境迁,扬州与上海互换了位置,再无人提“扬气”与“小扬州”,上海人的骄傲开始名声在外。等到扬州修了通往江南城市的铁路,无需再匆匆坐一天几趟的船过江时,时代早已将扬州甩在了身后。

今后,新建区还将不断挖掘与传播万寿宫历史文化,将万寿宫打造成江西独特的文化品牌,使成为文化胜地、道家福地、旅游胜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扬州的许多景色和生活方式倒是因此留了下来,历史文化遗产相比快速发展的江南保留得更好,只是贵族气质还留着,贵族家底却没了,明清以来的极端自负,始终无处安放。

责任编辑:

“扬州十日”的极端残酷,对后世的扬州人产生了很大影响。因为在惨案后明白生命脆弱,因为自知回不到辉煌的从前,所以形成了“关注当下、及时行乐”的人生态度。

小确幸成为扬州人的主流生活态度,是无奈中的必然。

一座很文艺青年的城市,必然也有文艺青年的优点和毛病,缺钱的文艺青年,毛病更多。风雅与无用本来就是共生的,这一点在扬州体现得特别明显。

对扬州来说,安于现状谈不上失败,但站在整个历史往回看,多少让人有些失望。

图片 18

本文由尤文发布于企业品牌,转载请注明出处:淘粮食磨面,人间最幸福之事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