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尤文 > 企业文化 > 丛德新处长会见以色列客人,在线文化遗产研究

丛德新处长会见以色列客人,在线文化遗产研究

文章作者:企业文化 上传时间:2019-11-01

    近年来在山西陶寺遗址发现的大型夯土台基ⅡFJT1[1,2],引起各方面的高度关注。考古界和天文史界的不少学者,倾向于认为它是一个集天文观测和自然崇拜仪式为一体的建筑[3],故称之为观象台。当然,该问题还需要深入的研究。

 

    2010年12月3日上午,丛德新处长会见了以色列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高等研究院院长(The Institute for Advanced Studies at the Hebrew University in Jerusalem)罗宾诺维奇(Eliezer Robinovich)教授和以色列大使馆文化学术及省际事务主任潘立文(Ran Peleg)先生。

    最近,自然科学界最权威的《科学》杂志刊登了Ivan Ghezzi和Clive Ruggles的文章[4],介绍新近在秘鲁发现的公元前4世纪的太阳观测台。对比这两处古迹,对于陶寺ⅡFJT1的功能,甚至对于整个陶寺文化的特征,也许会有一些启发。

   

    罗宾诺维奇教授介绍了希伯来大学高等研究院的概况,目前该研究院主要从事三个方面的活动,第一个方面是学术团队,每个团队八名团员,一半学者来自以色列, 另一半学者来自以色列以外;团队建立的主旨和学术领域包含面极广,涵盖了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的重要门类,团队的建立可由世界各地的任何人自由提案,通过学术委员会评议制度进行审批运行。第二个方面是组织各种会议和研讨会,第三个方面包含了若干学院,对博士研究生进行后期课程研究的资助。

    秘鲁首都利马西北约400km,海岸沙漠中有一处分布约4km2的古代遗址,称为Chankillo(南纬9.56°,西经78.23°)。遗址的西北角小山顶上,是一个长约300m的近圆形城址。厚实而规则的双重城垣,结构复杂的门道,城中两个浑圆的建筑遗址,都给人以深刻印象。圆城向东南约1km,一座南北方向的小山脊上,整齐排列着一行13座石块砌成的立方形塔,长达200m,尾部(南头)稍向西偏。十三塔的周围分布着大量城墙和建筑物遗迹。这一组造型奇特的建筑,被认为是一个古国的礼仪祭祀中心。对建筑木料和种籽、纤维等残余物的17组碳14测年显示,它们存在于距今2350-2000年前。塔呈长方或近似长方的平行四边形,底部稍大,顶部平坦。每个塔的南北各有一个嵌入式楼梯直达塔顶,因此塔顶平面呈“工”字形。从侧面看,尽管山脊高度参差,但通过加减每座塔的高度,13座塔的顶部连成一条光滑的弧线,被塔与塔的间隙整齐地分割。

图片 1

 

    最近,Ghezzi1和Ruggles在Science上发表文章指出,十三塔是2300年前古人用来观测日出以定日期的天文设施。

 

图片 2

 

    2011年4月11日,美国芝加哥大学东方研究所(The Oriental Institute of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考古学副教授大卫·施楼恩(David Schloen)在我所作题为“在线文化遗产研究环境”的报告。会议由白云翔副所长主持,来自科研处、史前研究室、科技中心、编辑室、信息中心等部门的学者参加了会议。

 

图片 3

 

    丛德新处长介绍了我所的历史、规模、组织机构和目前正在开展的主要学术活动和研究动向。

 

图片 4

    双方会谈的主要议题是如何建立合作关系及其具体内容。罗宾诺维奇教授提出了四点建议:1.每年安排一到两名学生或学者做短期交流,参与对方的考古发掘工作;2. 为博士研究生提供为期1年的进修机会和资金支持;3.以色列在文物保护和科技考古方面比较先进,他们建议在此领域内加强联系,共同进步;4.在某些涉及到文化交流和影响的领域内加强合作。

图1. 十三塔附近平面图

    施楼恩副教授介绍了芝加哥大学东方研究所的基本情况、个人工作简历以及该研究所研发的在线数据库系统。施楼恩副教授重点介绍了该数据库系统应用在考古学上的三大功能:第一,用于跟踪考古学遗址、遗迹和器物;第二,用于存储在不同地域与时期的众多发掘、考察项目中得到的信息;第三,用于向专业研究人员与公众提供研究和展示文化信息。施楼恩副教授表示希望通过此次报告会能够与我所学者在数据库建设方面互相交流并建立良好的合作关系。

    丛德新处长对罗宾诺维奇教授富有建设性的建议表示赞同,他表示会将这些建议如实转达给我所领导,并进行仔细磋商,建议从目前比较容易入手的人员交流学习、文物保护和科技考古等方面开始双边合作。双方就进一步联系和交流内容进行了初步探讨。

 

 

    本次会谈是我所第一次与中东国家的科研机构建立联系。希伯来大学高等研究院在国际学界享有崇高声望,学术环境优秀,一直以来吸引着世界各地的学者加入团队或参与会议。罗宾诺维奇教授非常期待能与中国的考古学界建立合作关系,同时这也是我所实行“走出去”战略过程中富有开创性的一步。

 

图片 5

十三塔附近平面图如图1。图上方正北,右下部标尺200m,等高线间距5m。十三塔的西边200m开外,有两座院墙。东南院墙结构特别:南墙外有一条独立的走廊,其东南口朝向十三塔(小图C放大)。这个门口与Chankillo别的门口结构不同,没有安装木门的痕迹。同时开口处发掘出陶器、贝壳、石器供品,也是别的门口所没有的。Ghezzi1等估计献祭仪式通过这个走廊并且停留在其末端以观测十三塔,这个门口就是观测太阳的“西观测点”。从西观测点观看十三塔,形成一道齿状地平线,其北边与远山衔接。经测量这条“地平线”上的每个特征点的方位角和仰角,就可以计算出2300年前太阳经该点升起的日期。同时计算也经过实际观测的证实。计算结果如图2所示:夏至时(格里历6月21日),日出点在最北塔(塔1)的北边;冬至日出在最南塔(塔13)的塔顶。图中还标明了两至日的时间平分日(与天文学的春分、秋分略有差别)日出位置和轨迹。此外,在美洲原住民文化中,太阳经过天顶(这时太阳赤纬等于当地地理纬度)以及反天顶(这时太阳赤纬等于当地纬度的负值)的日子具有特殊意义,因此图2中也标出了这两个日期的日出。

    白云翔副所长介绍了本所的基本情况及我所在数据库建设方面所做的相关工作。研究员刘建国、李新伟就地理信息系统在中国考古学上的应用提出自己的看法。与会学者就此次报告会的内容展开了热烈的讨论和交流。

 

 

图片 6

 

 

图2. 西观测点看到的太阳升起方向(左北右南)

 

 

十三塔东边约200m,有一座孤立的6m见方的房基残存(图1-D放大)。Ghezzi1等认为这里是“东观测点”。根据计算,从这一点所见十三塔和周年日落的情景如图3所示。图中可见,夏至日落在最北塔(塔1)的北侧;冬至日落在最南塔的南侧(注意,由于塔列的南头稍向西偏,所以在东观测点上看不到最南头的塔13和南头两条塔间间隙,“最南塔”变成了塔12)。

 

图片 7

 

本文由尤文发布于企业文化,转载请注明出处:丛德新处长会见以色列客人,在线文化遗产研究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