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尤文 > 新闻中心 > 以嘉庆十八年天理教起义为个案,清代秘密社会

以嘉庆十八年天理教起义为个案,清代秘密社会

文章作者:新闻中心 上传时间:2019-10-08

时间:2007-3-10 9:00:00 来源:不详

时间:2007-3-10 8:59:58 来源:不详

时间:2009-9-15 11:15:30 来源:网易历史

爆发于嘉庆元年的川楚陕白莲教大起义,在乾隆帝一味“严惩”的政策下,非但未能如愿迅速剿灭“教匪”,反而越剿越多,愈扑愈旺。嘉庆四年,嘉庆帝掌握实权后,实行“坚壁清野”和“剿抚兼施”的策略,严惩镇压不力的将吏,同时大力调整治理教门的指导思想和具体政策,于是年,颁布上谕认为白莲教起义历经数年而不能镇压,以致糜饷至数千万两之多,究其根源是“总有带兵大臣及将领等全不以军务为事,惟思玩兵养寇,藉以冒功升赏,寡廉鲜耻,营私肥橐”[1],进而提出了的“不问教不教,只问匪不匪”的权宜之计,最大限度地暂时容忍教门的存在。然而这一指导思想却带来了恰好相反的双重影响:一方面有利于从军事上瓦解起义军,使得清廷最终于嘉庆九年扑灭了这次大起义;另一方面却放松了对教门的打击力度,以至林清等人在京畿一带发展组织,甚至把四品都司曹纶拉入教内并准备参与起义,更有甚者竟然还在皇帝眼皮底下——在宫中太监中发展组织。在此之前,受朝廷治理教门大环境的影响,地方上查禁教门也有所放松,使教门拥有了相当大的势力。这样,事隔不到十年相继出现了以林清为首的天理教大闹紫禁城和以李文成等为首的直鲁豫三省联合大起义,史学界习惯上统称为天理教起义。清廷旋即抽调陕甘总督那彦成统领直鲁豫三省军务,不到十个月便镇压了此次起义。这一事件使嘉庆帝甚为恼火,百思不得秘密教门屡次造反之缘由,只好本能地加大了惩治力度,这一趋势为以后各代所延续,直至清朝灭亡。

尤文,清代秘密社会是清代历史上下层群众为了互济互和自卫抗暴,或为了求得精神上的慰藉而自发结成的社会组织。秘密社会分为秘密会党和秘密教门(或称民间宗教、秘密宗教)两大系统。秘密社会由于在信仰内容和行为方式方面与主流社会相悖离或对立,因此往往受到主流社会的打压,只能在民间秘密流传,所以有关秘密社会本身的史料很少保存下来,而《清实录》等官书中有关秘密社会的内容,除了在有关打击、镇压时顺便提及者外,鲜有记载,就是少量这方面的内容,也有所错漏甚至被歪曲、篡改。旧时代的历史学家又把秘密社会的活动视为“叛逆”、“盗匪”或“邪教”,不屑一顾,因此,主流社会保存下来的秘密社会史料也非常稀少。所以我们今天研究清代秘密社会的历史,必须依靠档案史料和田野考察,挖掘和搜集新的史料。

《文史精华》2006年第1期 作者:余育国

[1][2][3][4][5][6][7][8][9][10] ... 下一页 >>

秘密社会研究中档案史料的挖掘和使用

1900年6月17日中国清政府与列强之间的战争正式爆发。紧接着,慈禧召集“御前会议”,下令颁布《宣战诏书》。一个女人以惊人的胆量,一改昔日软弱无能、投降卖国的形象,不顾国家实力,匆忙向列强发布战争动员令,让人委实难以理解,结果也可想而知。不久,大清国都城沦陷,朝廷逃亡,史称“庚子事变”。随后,清政府又答应八国“议和大纲”,被迫接受赔款要求。赔款按中国当时人口四亿五千万计算,每人一两,共计4.5亿两,分39年还清。也就是说,列强让每一个中国人都感受到了赔款的存在,蒙受了国家无能的耻辱。这笔巨款连本带息,总数达白银10亿两以上,相当于清政府年财政收入的12倍,史称“庚子赔款”。但列强似乎有“良心发现”,先后又对庚款进行了有条件的退赔。在这一赔一退之间,国际交涉纷纭繁复,揭开帷幕,审视内情,又让人感到对近代国际社会中,道义的价值,良知的分量,权力的作用,侵略的后果,委实难以评说。本文所能做的,也只能是对若干史实的具体交代:

[1][2][3][4][5][6][7][8][9][10] ... 下一页 >>

史实之一:李鸿章在中外交涉中深深感到,列强“虎狼群”,弱国无外交,唯有竭力磋磨,展缓年分,尚不知能否结束大清国的厄运。

本文由尤文发布于新闻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以嘉庆十八年天理教起义为个案,清代秘密社会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