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尤文 > 新闻中心 > 尤文解读平津战役,从军事角度浅析辽沈战役国

尤文解读平津战役,从军事角度浅析辽沈战役国

文章作者:新闻中心 上传时间:2019-10-25

辽沈战役国军败因:1948年末至1949年初,注定将成为决定中国命运的关键时刻。在这一时间进行的国共三次战略大决战,不但是各国军事专家研究的经典战例,也是众多军史爱好者们热衷讨论的话题。三大战役中以辽沈战役最为关键,因为这场在黑土地上争夺的成败直接或间接的影响了后两次战役的进程。而辽沈战役的重中之重当然是锦州之战,在这次决定“多米诺骨牌”倒向的较量中,国民党一方并非没有翻盘的机会,但一连串的失误和昏招,加上存在已久的自身的顽疾,使得他们最后的一线希望也付之东流。在这里,在下试着从军事的角度去分析一下锦州之战中国军诸多败因中最重要的几点。

辽沈战役国军错失哪些机会:林彪指挥共产党军队在东北黑土地上与国民党军队较量3年,相继歼灭国军杜聿明、陈诚、卫立煌三员名将麾下108万兵力,解放东北全境,使得共产党手中有了一个资源雄厚的战略区和一支实力强大的战略预备队。11月3日,中共中央电贺东北野战军:“热烈庆贺你们解放沈阳,全歼守敌,并从而完成解放东北全境的伟大胜利。……在3年奋战中歼灭敌人100余万,终于解放了东北9省的全部土地和3700万同胞,……奠定了数年内解放全中国,然后将中国逐步建设为工业国家的巩固基础。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谨向全东北军民表示感谢和敬意……”蒋介石把丢失东北的责任全推在卫立煌身上。11月26日,蒋介石下令对卫立煌撤职查办,原令说:“东北剿匪总司令卫立煌迟疑不决,坐失军机,致失重镇,着即撤职查办。”随后将卫立煌软禁于南京家中。

平津战役:辽沉战役结束后,东北全境获得解放,强大的东北野战军已成为战略机动力量,随时都可参与其他任何战场作战。华北"剿总"傅作义集团时刻都面临着东北、华北两大野战军的联合打击,因此,傅作义集团犹如惊弓之鸟,惶惶不可终日,是坚守还是撤退,徘徊不定。

国军在锦州的失误可谓不胜累举,但简单归纳起来有以下几点:范汉杰集团坚守锦州的时间太短;华北傅作义集团未做有力的救援和策应;葫芦岛东进兵团的救援失败;沈阳卫立煌集团西进兵团的救援失败。当然,牵一发而动全身,每个失误都可以说是最重要的,但硬要从中分清主次,也仍然有脉络可寻。下面,在下就个人看法对上述几点逐一分析。

辽沈战役,国共双方最高统帅蒋介石和毛泽东几乎同时都看到了锦州这步关键之棋,但蒋与他的东北将领们意见不一,从而举棋不定,贻误战机在先。蒋介石后来更犯下一个致命的战略错误,不顾当时东北解放军力量增长的实际情况,固执地与解放军展开决战,终使几十万精锐之师在东北大地上灰飞烟灭。这一战后,国军总兵力下降到290万人,解放军总兵力上升至300万人。国共双方的正负位置,已经颠倒过来了。毛泽东信心十足地说:“这样,我们原来预计的战争进程,大为缩短。”“现在看来,只需从现在起,再有一年左右的时间,就可能将国民党反动政府从根本上打倒了。

1948年11月4日,蒋介石电召傅作义到南京商讨华北作战方针,蒋介石想叫傅率部南撤,以加强长江防线,于是以委任傅为"东南军政长官"相诱。然而傅作义则顾虑重重,担心南撤后自己的嫡系部队被蒋介石吞併从而成为光杆司令,遂提出坚守平津的主张。

一 范汉杰集团坚守锦州的问题

辽沈战役自9月12日至11月2日,历时52天,东北野战军以伤亡6.9万人的代价,歼灭国军47.2万余人,其中毙伤国军官兵5.68万人,俘虏32.43万人,反正及投诚6.49万人,起义2.6万人,俘虏国军少将以上高级军官186名。国军共损失1个东北“剿匪”总司令部,1个东北“剿总”锦州指挥所,1个冀辽热边区司令部,4个兵团部、11个军部和36个师。此外,还有1个骑兵司令部,5个炮兵团、战车团等特种兵部队。损失各种火炮4709门,轻重机枪13347挺和其他枪支175361支。

同时,蒋、傅都估计东北野战军在辽沉战役后需经3个月至半年休整方能入关。于是蒋、傅商定在华北採取"暂时固守平津,确保塘沽海口,以观时局变化"的方针。傅作义根据这一方针,将其42个师(其中傅系17个师,蒋系25个师,总兵力约50余万人),作了如下部署:以8个师在第11兵团司令官孙岚峰指挥下部署在张家口防区,以保持西撤绥远的通路;以18个师在傅作义直接指挥下,部署于北平防区;以16个师在第17兵团司令官侯镜如指挥下,部署于天津塘沽防区。

或许有人认为,如果锦州守军能做好充足准备,玩命死守,那怕坚持两周以上的时间,东西两路救援兵临城下,被截断补给和退路的东野的情况就会急转直下。就如同一年前的47年6月,陈明仁率3.4万余人在四平城面对民主联军三个主力纵队和若干独立师的全力进攻,顽强坚守了整整二十天,最终赢来了转机,变被动为主动,使林彪多了一个“走麦城”的经历。而范汉杰辖十万之众,从10月9日到16日,连外围作战在内仅仅七天便城破兵败,可谓无能之极。国军锦州集团有卢浚泉第6兵团,共4个军14个师15万人,其中的54军和第8军还是有一定的战斗力的,对抗东野六个纵队(锦州攻坚战前增至十个纵队,但半数多用于阻援和作为预备队)竟然败的如此之快和彻底让人大跌眼镜。

这样,傅作义的全部人马,便在东起唐山,西至张家口长达500公里的铁路沿线,摆成一字长蛇阵,这个长蛇阵的特点,蒋系部队控制北平以东,傅系部队控制北平以西,必要时可以各自撤逃。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共中央军委,根据辽沉决战后的形势,估计傅作义下步行动有三种可能:一是固守平津;二是放弃平津,傅系部队撤逃绥远,蒋系部队撤江南;三是放弃平津,所有部队都撤至南京一带。

但是,1948年的东野和1947年的民主联军在火力、兵员素质、攻坚经验等方面已经完全没有可比性了。范汉杰对于城市防御的造诣也远低于陈明仁和长春的郑洞国。锦州守军在兵力配属和工事构造极不合理,加上东野在吸取了四平的教训后采取了正确的战术(如:大量的土工做业;高强度的炮火准备;大兵力的一次性投入等)。因此,要范汉杰在锦州固守两周以上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即便是因为他个人能力的原因使得士气低落的锦州国军过早的放弃,也不能成为辽沈战役国军失败的主要原因。但三十一个小时的防守记录,依然是东北国军前所未有的最差成绩。

1948年11月中旬,淮海战役已经发起,黄百韬兵团将迅速被歼,在人民解放军胜利威胁下,中央军委又判断傅作义所部有可能将其全部或一部海运江南,如果真如此,则将增加尔后作战困难。于是军委决定:应抑留傅作义集团于华北地区就地歼灭;东北野战军提前入关,会同华北军区部队共百万人发起平津战役。

二 傅作义集团救援和策应的问题

战役的基本方针是:抑留傅作义集团于平津、张地区,先完成战略上的包围和分割,尔后先打两头、后取中间,以军事打击和政治争取相结合的手段,就地全歼傅作义集团。实现这一方针的关键是抑留傅作义集团于华北地区。为此,中央军委採取了一系列重大措施:一是令太原前线徐向前兵团缓攻太原,使傅作义不致感到孤立;二是令华北军区杨成武兵团撤围归绥,包围张家口;三是令华北杨得志兵团由阜平进至涿县,准备出击平绥线;四是令东北野战军不顾疲劳,结束休整,立即入关作战。

首先,我们来看看相对于其他战场,情况最好的国军华北战场傅作义集团有没有能力救援锦州。1948年中期,华北国军在兵力、装备、指挥等方面是远强于华北野战军的。虽然在1948年8月,中共华北军区发动察绥战役牵制住了傅系主力35军、暂编第4军等部10个师,但与此同时,华北野战军也被钉死在察绥地区,根本没有能力威胁平津。此时北平地区尚有蒋系李文保定绥靖公署的两个军和石觉的三个军,组成出关作战的兵团不成问题。

1948年11月23日,东北野战军80余万之众,以荫蔽动作开始入关,部队分兵三路,夜行晓宿,边开进边动员,于12月初越过长城后分别由喜峰口、冷口和山海关入关。为了迷惑国民党军,新华社及东北广播电台,两周内不断播发四野在辽沉决战后祝捷、庆功、练兵和林彪尚在渖阳的消息。

本文由尤文发布于新闻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尤文解读平津战役,从军事角度浅析辽沈战役国

关键词: